勞是一個廚師
一個總把率性這個很少人使用的字眼掛在嘴邊的年輕廚師
夢想是當一個人氣小吃攤的小老闆
錢不必賺太多 至少在他釣魚時
不必想著這個月的帳單該用什麼名目來抵稅

四個月前 他失戀了
失戀之後
他開始失眠 生活也開始失衡
自信的笑容仍在
只是隨著他四個月爆瘦20多公斤的身形 變得有些單薄
自稱率性的他
很快的便坦承自己生病了
就像是隨口提起自己好像感冒一樣的
接受自己不再快樂的事實
看來率性這兩個字對他而言
不僅是形容詞 也是動詞 又或者是他的代名詞

前夜 我和勞聊到與鎮靜劑的差別
他說 這就像網路搜尋的關鍵字一樣
雖然是兩種不同物品 但總是出現在同一個搜尋結果裡
我說 就一個使用者而言 兩者是一種計算焦慮的單位
單獨服用安眠藥小於單獨服用鎮靜劑
而單獨服用鎮靜劑小於同時服用安眠藥與鎮靜劑
這一點
他與我有了共識

而另一個共識是
面對已逝去的那段感情
兩個從不相信星座這檔事的男人
竟不約而同的感嘆
雙魚座的女人真的像水一樣
溫柔且致命
溫柔的是她們追求的是一段純粹的感情
而致命的是
在那段純粹的感情中 誰來陪她們演對手戲並不太重要
畢竟 那不在他們所謂純粹的感情之中

於是兩個年過25的男人
聊著失戀的心情,一夜未眠。
不知道 這算是一種浪漫
還是一種對愛情的晚熟
我分不太出來
也許 就像是安眠藥與鎮靜劑的差別

創作者介紹

國王的耳朵是驢子的耳朵

sushi06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